第九十九章 一番試探

作者:碧九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福滿農門之彪悍農女妖孽夫最新章節!

    “不知……穆姑娘想要我幫什么忙?”蘇灝問的謹慎。

    穆晚兒的能力到底有多少。

    她看不出來。

    可但憑借對方那一手醫術,任誰都會覺得對方不簡單。

    這樣的人開口提出幫忙。

    這忙……

    蘇灝覺得自己又不是傻白甜。

    “我想要一些鐵粉。”穆晚兒輕輕說道,看向蘇灝。

    蘇灝頓時默然了一下。

    “鐵啊!”

    蘇灝看著穆晚兒,喃喃了一聲。

    鐵礦等一系列東西,都由朝廷掌控,普通人所能使用已經得到的鐵的數量,都是有數,不僅如此,鐵的去向,也要有記錄。

    畢竟,皇帝們害怕有人私鑄兵器謀反。

    再者穆晚兒雖然說是一些,可這一些,只怕是含蓄之言。

    對方所需要的鐵粉數量,一定不在小數。

    “能問一問姑娘想要鐵粉做什么嗎?”蘇灝一瞬間轉過無數的心思,看向穆晚兒的時候,不由多了幾分審視。

    莫非穆晚兒的主子,想要鐵粉鑄造兵器。

    蘇灝當然不會懷疑穆晚兒有這個心思,畢竟穆晚兒是一個女子。

    穆晚兒見蘇灝的眸色淡了淡。

    整個人對她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溫和,夾雜了幾分冷意。

    “先前我不是與蘇家主說過水泥嗎?鐵粉是水泥的一分部重要原料。”穆晚兒倒也不介意告訴蘇灝。

    另外,鐵在古代與冷兵器相關。

    皇帝對此尤為關注。

    蘇灝為什么突然間冷了態度,穆晚兒猜的出來。

    “水泥?”蘇灝訝異的看向穆晚兒。

    這已經是穆晚兒第二次提起水泥。

    可水泥到底是什么?

    她雖然是女人,但她自幼便被以男兒教養,而后接任蘇家產業,自詡也是見多識廣。

    但水泥,她卻真的從未聽從過。

    “一種比較特別的東西,可以用來修路,建橋,蓋房。簡單的打個比方,用水泥以一定比例摻雜石子沙子修路,地面平整,類似于用石頭撲出來的石板路,甚至比石板路更堅硬,耐用。”穆晚兒簡單的解釋道。

    水泥這個東西,對于古人而言,實在太形象化。

    她也只能如此解釋。

    更多一些學術的解釋,她就算真能解釋出來,問題是蘇灝能聽懂嗎?

    “比石板路還要堅硬耐用?”蘇灝問道。

    穆晚兒點頭:“嗯。”

    蘇灝看著穆晚兒,沉默了下來。

    沉默中,蘇灝忍不住打量起穆家的院子。

    穆晚兒的情況,她自然已經打聽的清清楚楚,這個女子就是大山村土生土長的少女。

    要說唯一特別的地方,大約就是其非穆大山親生女兒。

    難道說,穆晚兒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她的親生父親一直都在教導穆晚兒?

    可……

    蘇灝一時間發散思維,想了很多。

    穆晚兒看著蘇灝沉著臉,不知道想些什么,眸光輕輕揚起。

    這蘇灝在想些什么呢?

    眸光流轉,穆晚兒突地想到,蘇灝可能在想些什么?

    想到這一點,她好笑的搖了搖頭。

    鐵這種對古人而言,一旦量大,就會聯想到冷兵器的東西,蘇灝這是懷疑她的身份,甚至把她往別的方向想了吧?

    “蘇家主,此事,令你很為難嗎?”

    穆晚兒看向蘇灝,淡淡的問道。

    蘇灝回神就看向穆晚兒淡淡的眉眼,隨后抿了抿唇:“鐵粉以蘇家的情況,倒是也能弄到一些,只是只怕不會弄到很多。”

    “那就能弄到多少,弄多少。”穆晚兒開口。

    蘇灝點點頭,“好。”

    之后,二人又談了一些事情。

    蘇灝有心試探。

    穆晚兒感覺到了,只當不知,不需要隱瞞的問題,也便從不隱瞞。

    一番試探,反試探的蘇灝,推翻了先前對穆晚兒的猜測,越發看不清楚穆晚兒了。

    沒有試探出什么,蘇灝打算離開。

    穆晚兒挽留了幾句,便也不多說什么,親自送了蘇灝出門。

    等看不到人。

    穆晚兒忍不住勾了勾唇,望著遠方蘇灝的方向,嗔道:“試探傻了吧?叫你腦補那么多。”

    另一邊。

    馬車上的蘇灝,也人不會回頭看著大山村的穆晚兒,等看不到人,方收回了心神。

    “阿永,對于穆晚兒你怎么看?”蘇灝看向自己的貼身小廝。

    被叫阿勇的小廝,沉默了一番。

    “這位穆姑娘,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一個農家女。”阿勇說道。

    蘇灝點點頭:“的確不像。不管是制冰,還是她口中所言的水泥,再次之前,都聞所未聞。其次,一個農家出身的農家女,未必有那么大的魄力,給全村分發兔子。”最后還有那一手出眾的醫術。

    “家主如今打算怎么辦?對方需要的鐵粉,是否要給她搜集?”阿勇問道。

    鐵這種東西,輕易不能沾。

    一旦多了,被人懷疑,被死對頭拿捏住這一點。

    只怕蘇家要出事。

    阿勇能想到的事情,蘇灝也能想到。

    “鐵的事情,可以打探一二,再可以允許的范圍之內,給對方送一些。我對對方所說的水泥很感興趣。”蘇灝回憶穆晚兒所說的水泥,眼睛瞇了瞇。

    水泥可以用在修路上,便如此堅硬耐用。

    那么建橋,鑄堤,乃至蓋房。

    這東西運用到廣了,不止能賺錢。

    如此也就解釋了,對方為什么看到她是女子之后,卻改變了注意,只跟自己商議賣冰。

    她是個女子。

    女子限制了她不可能踏入朝堂,不然就是欺君之罪。

    阿勇立刻明白家主的意思,應道:“是,家主,阿勇明白了。”

    “另外,在找人,悄悄打聽一番穆晚兒家人,以及周圍親密之人的信息,看看穆晚兒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蘇灝對水泥好奇,可她同樣也不愿意給自家招惹來麻煩。

    若穆晚兒是為了給某個人搜集鐵粉,制造冷兵器。

    那么蘇家,決不會摻和在其中。

    蘇灝想了一下如今朝堂的局勢,瞇了瞇眼睛。

    “是,家主。”阿勇應道。

    穆家。

    穆晚兒開始回憶怎么燒水泥,這一想,她眉頭皺了起來。

    水泥要經過高溫煅燒。

    她縱然有了鐵粉,還要準備別的。

    這就……

    果然,研究水泥這一類,能夠利國利民的玩意,還是需要朝廷出手。

    個人的話,需要面對解決的問題實在太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达人3单机版全免费 重庆幸运农场查询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福彩七乐彩单式玩法 千禧3d试机号对应码 幸运飞艇走势图怎么看图文了解 安徽快三走势一定牛安 三分pk10官方网站 天津时时彩时间 海南4 1个位分布图 2013上证指数走势图 极速快三官网 长沙 配资炒股哪家好 富盈门财富 心水一点指什么动物 天中图库好运彩精选 福建快3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