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遇

作者:知白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重生娘子在種田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不讓江山最新章節!

    長眉道人很怕,特別特別怕,雖然他可以口若懸河像是通天徹地,雖然他滿腦子算計察言觀色無所不能,可是他就是怕。

    在大軍之中,周圍都是肅殺之氣,這種感覺讓人連一個字的謊話都不敢說。

    李丟丟看著師父坐臥不寧的樣子,心想著上次半路上遇到北境少年將軍羅境的時候,他也不是這樣啊,還能氣定神閑的想要騙點錢。

    李丟丟身處萬軍之中覺得心潮澎湃,甚至還覺得有一些舒服,這種感覺讓他感覺正在一點一點上癮。

    “師父,你別抖腿了。”

    李丟丟看向長眉道人壓低聲音說道:“顯得咱們沒見識似的。”

    長眉道人哼了一聲道:“我這是輕松的抖腿,你懂個屁,你沒去過青樓自然不知道,男人進了青樓之后看到那些鶯鶯燕燕的姑娘,都會抖腿,那是輕松,是愜意......”

    李丟丟贊嘆道:“師父果然不同凡響,視萬軍如萬妞。”

    長眉道人嘆道:“你不懂,你還小,等你到了師父這個年紀尚且孑然一身,別說萬軍如萬妞,你看那拉車的馬兒都眉清目秀。”

    “咳咳......”

    坐在旁邊的夏侯琢咳嗽了幾聲,看向長眉道人說道:“道長,不要再說了......”

    長眉道人都忘了夏侯琢還在旁邊坐著呢,訕訕的笑了笑道:“確實是......有些心慌,兵甲之威,震懾人心,尤其是那左武衛。”

    他打開車窗往外看了看說道:“雖然我不懂領兵,不懂征戰,可是我這老眼昏花也看的出來,冀州府兵和武親王的左武衛相比真是差得遠了。”

    明明都是男人,明明戰甲相同,明明都是刀槍如林,可是也不知道為什么,左武衛大軍走在一側,冀州府的府兵對比之下就如同一群小兒似的。

    長眉道人說的沒錯,他不懂什么是兵陣之道,可依然能分辨的清楚,如果沒有左武衛對比的話,冀州府兵看起來這密密麻麻的隊列也極雄壯,像是一片山脈連綿不盡。

    然而左武衛在旁邊走著,冀州的兵就好像突然變小了,最多只不過是一道一道的的土坡,旁邊的左武衛才是萬仞高山。

    夏侯琢道:“大楚府兵之中,兵甲最盛者有四,左右武衛,左右御衛,世人皆說,大楚府兵滿萬不可敵,可他們不知道,這四衛府兵是府兵中的府兵,精銳中的精銳,左武衛一支四萬余人,就算叛軍有四十萬,十比一的優勢,依然不敢與左武衛正面交鋒。”

    長眉道人點了點頭,在大楚北境,這種兵甲,也就只有幽州軍可以相比了。

    “這次虞朝宗要倒霉了。”

    長眉道人嘆了口氣說道:“我聽人說,那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夏侯琢壓低聲音說道:“武親王兵甲再盛,這個時候也不敢打燕山綠眉軍。”

    他往窗外看了一眼,聲音更低了些。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一些消息,這次武親王率軍向北震懾燕山綠眉,其實不只是為此而來,燕山外的草原剛入冬就逢天災,不知道怎么起來的一把火,把他們的冬季草場燒的一干二凈,牛羊無草,人口無糧,所以草原上戈琴部埃斤向武親王求救,他打算用戰馬換糧食......”

    夏侯琢嘆道:“相對于綠眉軍,武親王更在乎的是戰馬,左武衛皆是步卒,若再配有一支騎兵

    (本章未完,請翻頁)

    ,真就天下無敵了。”

    他們坐在馬車里跟著大軍行進,一路上除了方便之外也不好隨意下車,這軍中軍紀如鐵,隨意走動就沒準出大事。

    一路熬著到了燕山不遠處,大軍在距離燕山腳下有十幾里左右安營扎寨,輔兵忙著搭建營地,戰兵則將陣列排在北方,面朝燕山。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李丟丟和夏侯琢都已經憋的夠嗆,夏侯琢身邊有羽親王派來的幾十名護衛,還有青衣列陣的幾十個兄弟,足顯羽親王對他的在乎。

    “走。”

    夏侯琢一進門就扔給李丟丟一掌彎弓:“出去晃一圈。”

    李丟丟問:“何處?”

    “進山打獵。”

    夏侯琢道:“我已經和軍中將領打過招呼了,咱們住的是冀州軍的營地,出入自由,只要不去左武衛大營那邊就好。”

    這是李丟丟第一次接觸到軍營,第一次接觸到狩獵,他這個年紀如何能對騎馬打獵產生抗拒?

    他回頭看向長眉道人,長眉畢竟年紀大了,這一路上過來又顛簸勞累,他搖了搖頭道:“你和夏侯公子去就是了,我要歇會,切勿招惹是非,凡事聽夏侯公子的。”

    李丟丟道:“師父,你就跟我一起去吧,騎馬上山打獵,多好玩。”

    長眉道人嘆道:“騎馬打獵是好玩,奈何心有余而襠不行......你們年輕人去玩吧,我還是睡一覺的好。”

    李丟丟道:“我這細皮嫩肉尚且不怕,師父你那一層老皮怕的什么。”

    長眉道人嘆了口氣后說道:“你居然對你師父這老頭子耍流氓!”

    李丟丟和夏侯琢帶著百十個護衛離開軍營,他們從冀州軍那邊借了弓箭還有獵網,傳聞燕山中多野獸,其中最兇悍者并非山虎,而是野豬群。

    當地百姓們都說,山中有幾乎成了精的野豬王,能有千斤上下,比虎還要大,橫沖直撞所向無敵。

    夏侯琢心氣高,他聽聞了這些后想要進山,就是奔著那所謂的野豬王去的。

    一行人縱馬到了山下,有獵戶走出來的上山小路,一開始騎馬還能走,后來山林密集樹枝低垂,就只能牽著馬向前。

    “這地方.....”

    李丟丟回望山下,看著大楚府兵正在搭建的營地說道:“若是燕山綠眉大賊派人在此監視,府兵大營一舉一動都在他們視線之下。”

    夏侯琢跟著回頭看了一眼,點頭道:“確實如此,不過武親王已有準備,左武衛不怕看。”

    李丟丟道:“那冀州軍呢?”

    順著他的視線,夏侯琢往冀州軍那邊看過去,同為府兵,可是搭建大營的速度顯然要比左武衛那邊慢不少,一路行進過來,左武衛那邊依然陣列整齊,每個人都站著保持戒備,隨時都可廝殺。

    再看冀州軍那邊,雖然看起來也是列陣戒備,但士兵們都坐在地上,一個個蔫頭耷了腦的,一點兒精氣神都沒有。

    如果此時此刻,燕山綠眉軍真的敢對府兵動手的話,必從冀州軍這邊突破,縱然不能形成卷簾之勢把左武衛也動了,可冀州軍這兩萬人兇多吉少。

    李丟丟站在山坡上看著下邊,伸手指了指山下說道:“半路上你說,綠眉軍中有輕騎千余,若趁著此時官軍立足不穩之際,從冀州軍方向輕騎突進,不求殺人,只求放火燒糧,一戰就能

    (本章未完,請翻頁)

    把冀州軍大營燒一個干干凈凈。”

    “左武衛那邊也不會輕動,因為不知道那輕騎隊伍是佯攻誘敵還是真的來打一陣就走,所以必穩守本營,這時候若想擴大勝果,綠眉軍便可以步兵沖擊冀州軍營地,逼迫冀州軍敗兵再沖擊左武衛營地,打一陣就走,冀州軍就會損失慘重,營中糧草盡失。”

    夏侯琢聽李丟丟說完后點了點頭:“說是這么說,打是這么打,但虞朝宗不會傻到先動手,他今日動手占了些便宜,明日起左武衛就會和他耗上了,不死不休。”

    李丟丟嗯了一聲。

    兩個人是為狩獵而來,只是看山下營地有感而發,也沒多說什么就繼續往山上走了。

    等他們的隊伍過去之后,在剛剛說話的地方,那參天大樹的頂端,虞朝宗坐在樹杈上笑了笑道:“剛剛那兩個少年也不知道是誰,都有些本事。”

    坐在另一根樹杈上的三當家周道手點頭道:“必是哪家的公子哥,倒也不像是不學無術的紈绔,瞧著護衛眾多,應該出身不俗。”

    虞朝宗道:“你看到了,大楚其實不缺人才,隨便遇到兩個就有如此見解,只是.....”

    他嘆了口氣,剛剛他看到的那兩個少年,一個十七八歲模樣,一個十三四歲模樣,像是兄弟二人,這兩人對于兵法戰陣的見解,足以讓人對這些豪門出身的年輕人刮目相看。

    “咱們也走吧。”

    虞朝宗把視線轉移道左武衛那邊,沉默片刻后繼續說道:“看看也就罷了。”

    周道手嘆道:“我若帶了輕騎來,真想去打他們一下,一把火燒了他們的糧草輜重,今日燒了,他們今日就會退走。”

    兩個人只帶了幾十名手下來,只是想看看官軍虛實,正如夏侯琢所說,虞朝宗不會真的主動進攻,他沒把握和左武衛一直耗下去最后還能贏。

    安慰手下人的那些話一多半就真的是安慰,虞朝宗自己知道老綠眉軍的實力。

    他們常年在燕山中生活,攀爬跳躍之術遠超常人,潛藏隱匿之術更非常人可比,夏侯琢和李丟丟兩個人從樹下經過,竟然沒察覺。

    等李丟丟和夏侯琢的隊伍離開遠了,虞朝宗帶著他的人樹上滑下來,他下來的時候還想著,那個十三四歲的少年真是好眼力好見解,這地方是觀察官軍大營最好的位置,一個少年,怎么能有這樣的判斷?

    他們往另外一個方向撤離,就在這時候,周道手忽然拉了虞朝宗一把,伸手往前指了指。

    前邊林子里,似乎有黑影若隱若現,看起來數量不少,他們靠樹木遮掩緩緩向前搜索。

    “大哥,不對勁。”

    周道手看向虞朝宗:“看衣著不是官軍的人,官軍沒必要穿夜行衣,這些人......”

    虞朝宗皺眉,抬起手打了個手勢,身邊幾十人立刻開始往后撤。

    “大哥。”

    周道手抽出長刀,一邊退一邊說道:“如果是朝著咱們過來的,燕山營里......”

    虞朝宗一擺手:“不可能是我們自己人,不要胡思亂想。”

    他轉身道:“往山頂上走,從另外一邊下山。”

    剛轉身,前邊的手下已經停了下來,從山頂位置,有不少黑衣人正在摸索下來。

    再轉向其他方向,都有人圍攏靠近。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达人3单机版全免费 广东快乐十分定位走势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 轴研科技股票 中原风采22最新开奖号 时时彩杀号软件手机版 永鼎股份股票 体彩22选5走势图表 江西快3遗漏 体彩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浙江十二码走势图真准网 上海本地股票行情 北京快三 赛车345678定位技巧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省数字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