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本森家的祖先

作者:西北幻羽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官場局中局超級無良學生都市極品醫神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自鏡中來最新章節!

    第379章  本森家的祖先

    “銀礦?”我愣了,怎么還冒出銀礦來了,我看向拉布:“那銀礦里還出金子?”

    拉布笑著搖搖頭:“說兩岔了。”

    “哦。”我恍然大悟:“沒,我給你的是金幣,關銀礦什么事。”

    馬魯丁點點頭:“您最好不要打銀礦的主意,那是國家的。”

    “知道,我勸你讓貴族議會也別打銀礦的主意,4年前的瘟疫就是從那里來了。”我說道。

    “真的?”馬魯丁問道。

    拉布皺著眉頭說:“可不是嘛,誰拿這種事開玩笑。”

    “我會上報此事的。”馬魯丁嚴肅的說。

    “好了,你丈量完我的房產和土地,給我報個數。”我笑著說。

    “當然,另外……”

    “還有?”我愣了。

    馬魯丁笑了笑:“圣光明教。”

    “啊?人家一伙傳教的,也要交稅啊?”拉布驚訝的問道:“他們窮成那樣,有錢嗎?”

    馬魯丁搖搖頭:“這不是我訂的,實際上史蒂文大人從這里回去后,對圣光明教的看法也改變了很多,但很多貴族反對,也只能繼續交稅了。”

    “哦,那沒辦法了,交吧,我來交,怎么算?”我笑著問。

    “每人每年1個銀幣。”馬魯丁說道:“剛才我看到您給那小姑娘一袋金幣?”

    “是的,100個金幣,作為她安魂的報酬。”我說道:“這也要課稅?”

    “當然,凡百抽一,不管是捐獻還是他們獲得的報酬,一百抽一。”馬魯丁說道。

    我搖了搖頭:“你這還讓人家怎么傳教?人家就是把其他信徒給的貢獻,分給窮苦人。”

    馬魯丁搖搖頭:“抱歉,我愛莫能助。”

    “好吧,他們一共5個人,加上那袋金幣,一共是1個金幣零5個銀幣。”我說道,幸好你不知道我給了幾袋寶石和金幣,我掏出兩個金幣擺到桌子上:“給,兩個金幣,不用找了。”

    “您誤會了,我說的每人每年1個銀幣,是包括信徒的。”馬魯丁說道。

    “啊!”我傻了:“你們收稅收瘋了!信仰宗教也要交稅!”

    “是的,王城已經開始征收了。”馬魯丁說道。

    我擺擺手:“好吧,好吧,拉布,全城點一下人頭!馬匹要是也信教呢?”

    “您沖我發火也沒用。”馬魯丁說道。

    拉布立刻報了個人數,我提了幾袋金幣:“喏,宗教稅,趕緊下發許可傳教的文件。”

    “好的,我會馬上給貴族議會發公函。”馬魯丁說道。

    我看了他一眼:“我算知道大家為什么都討厭稅吏了。”

    “我也討厭,可……”馬魯丁搖搖頭:“我也沒辦法。”

    “算了,知道你是職責所在。”我嘆了口氣:“你在這沒田沒地,不用交稅了吧?”

    馬魯丁苦笑了一下:“怎么會?”

    “你的爵位不是世襲的嗎?”我愣了:“也要交?”

    馬魯丁笑了笑:“我的田產在西科城,自然也要交,另外,我也得交宗教稅,我也是信徒。”

    “啊!你自己信教,還收這么狠啊。”拉布驚訝的說。

    我笑著說:“你以為他想干這個活啊?算了,你既然在培迪城,那你的宗教稅,我來交就是了,西科城……咱們也算老鄉了。”

    馬魯丁笑著說:“感謝您的慷慨,您也是西科城人?”

    “算是吧,我住的地方,在西科城還要往北。”我笑著說。

    馬魯丁楞了一下:“莫非是冰湖村?”

    “對,就是那。”我笑著說,還沒有藍冰鎮,只能說冰湖村了。

    馬魯丁笑著點點頭:“確實算是老鄉了。”

    “哦,你知不知道西科城有一家人,是個貴族,姓本森的。”我笑著問:“他們家的族徽……”

    馬魯丁掏出一枚鐵質的徽章,上面正是本森的族徽,六棱雪花。

    我愣了:“原來你就是本森家族的!你叫馬魯丁·本森!”

    “沒錯,家父正是西科城城主。”馬魯丁嘆了口氣。

    原來是武鄉親王的……呃,這得是祖宗了吧?我笑了起來,可馬上愣了:“你父親是西科城主!”

    馬魯丁點點頭:“是的,您看起來非常熟悉我的家族,怎么會對我父親是西科城主,如此驚訝呢?”

    我看了看拉布他們,讓他們離開了。

    “我很驚訝,你父親是西科城主,你竟然給貴族議會做事。”我皺著眉頭說道。

    馬魯丁凄涼的笑著說:“我已經和家族決裂了。”

    “怎么會這樣?”我愣了。

    “政見不合罷了,今天走的那位,如果我沒看走眼,應該是朱利安元帥。”馬魯丁說道:“他回王城赴任,就是說,貴族議會打算對各地的領主下手了,唉,我早就勸過父親,獻出西科城,服從貴族議會,可那是家族世代傳承的領地,他怎么會放棄呢?沒想到這一天來的真快。”

    “是啊。”我點了點頭,看來本森家的老祖宗,還沒開始修

    (本章未完,請翻頁)

    屋頂。

    馬魯丁突然站起身,單膝跪在我面前:“伯爵閣下,我有一事相求。”

    “唉,起來,起來!”我驚訝把他扶起來:“有什么事,你說就是,我能幫肯定幫。”

    “你似乎跟家父相熟?”馬魯丁問道。

    我愣了一下,略一想就明白了:“你是想讓我給你父親寫信,勸他放棄西科城?”

    “正是如此!”馬魯丁激動地說:“您肯幫我嗎?”

    “我無能為力。”我搖搖頭。

    馬魯丁一聽,頓時嘆了口氣:“西科城雖有4萬士兵,但不可能擋得住整個王國的攻擊,一但城破,平民要遭殃不說,家父恐怕也……”

    我看了看他:“實話跟你說,我跟你父親并不認識。”

    “可您剛才……”

    “我認識的是另外一個本森家族。”我苦笑著說:“算了,我告訴你吧……”

    幾分鐘后,馬魯丁已經傻了:“您是說……”

    “對,我是200年后的人,我的時代里,本森家族只剩一家三口,父親,不愿意讓人稱呼自己的名字,就叫本森,我將他加封為武鄉親王,其女雪莉兒,是我認得干妹妹,也是帝國的公主。”我說道。

    “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馬魯丁說道:“帝國!您竟然是皇帝?”

    “一開始是皇帝,后來改的國王。”我笑著說:“我到現在都沒忘記遇見本森的情景,他為人補屋頂,摔斷了雙腿,見到我時強忍疼痛,故作沉著,就是不想讓我看出來。”

    “可他是城主,為何會給人補屋頂?”

    “哦,是這樣,你的后代中,有一位伯爵,痛恨貴族的驕奢淫逸,燒了敕封令,退還了封地,還下令給后代子孫,除非西科城有明主,否則不得為官,只能給西科城的老百姓補屋頂。”我笑著說道:“實在是慷慨激昂啊,即使是本森,說起此事,也非常的引以為傲。”

    馬魯丁點點頭:“可為什么給人補屋頂呢?是有什么寓意嗎?”

    “當然,我記得很清楚,一是不想讓子民受凍,二是不想讓他們看見自己頭上的這片天,有多惡心!”我敬佩的說道:“何等得壯懷激烈啊。”

    “確實讓人欽佩!”馬魯丁說道:“竟然自撤封地,唉,可惜,我父親做不到。”

    我想了想:“我能理解你父親,這么一片領地,說不要就不要,這需要魄力啊,不僅僅是西科城,還有祖上傳承下來的榮耀,說什么也不能毀在自己手里,可惜,朱利安元帥,給他安排了一個非常不名譽的下場。”

    馬魯丁驚訝的看著我:“莫非您知道……”

    “當然,朱利安元帥,已經把全國所有城市的攻陷方法,都告訴了我,哦,你不要問,這是軍事機密,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我說道。

    “這是自然,可……非常不名譽,難道不是戰死嗎?”馬魯丁問道:“若是守城戰死,還……”

    我搖了搖頭:“所有的城市,沒有一名城主將會是戰死的下場,朱利安元帥攻城的手段,無人可敵,都是逼降,但是你父親……他若是執意死守西科城,根本沒有投降的機會。”

    馬魯丁留下了眼淚,苦惱地說:“家父真是……何苦如此。”

    “你與其在這傷感,不如再寫封信,好好勸勸你父親。”我說道:“你就把我告訴你的故事,原樣告訴給他,讓他以城中百姓為重,若是情勢不妙,還是盡早投降,千萬不要死守。”

    馬魯丁點點頭,他想了想,突然問:“可是若我告訴父親這個故事,他就會知道,西科城沒有被攻下啊?不然我的后代,如何退還封地?他會更加死守城市的。”

    我愣了一下,馬魯丁這腦子轉的是快:“沒錯,但我的世界,跟這里不同,我那的歷史,不一定是這里的,我的世界里,可沒有議會黨,這樣吧,你就改名換姓,別說西科城,就說……古代的一座城市。”

    馬魯丁立刻拿過信紙寫了起來,洋洋灑灑竟然寫了上萬字,最后還拿給我看,我看了看,確定他沒有泄露什么機密,就點點頭,遞還給了他。

    馬魯丁看了看我:“您可否也手書一封,勸誡一下我的父親?”

    我愣了一下:“我?我寫他未必會理會啊,要是起反作用,豈不糟糕?”

    “可您是后世的王,他或許會聽的。”馬魯丁說道。

    管用就見鬼了,誰會信這種瘋話?

    我想了想:“這樣吧,我也寫一封信,但不是給你父親的,我會給朱利安元帥,他看到信,會知道怎么用的。”

    “好。”馬魯丁連連點頭,我笑了笑:“你得回避一下了。”

    馬魯丁立刻起身離開了,我想了想,寫了兩封信,一封是給朱利安元帥,請他給西科城主那個木頭,留條活路,另一封是給獸人先知的,也不知道他們這時候有沒有先知,我讓獸人們聯系老史,老史會幫他們拿到獸人的王冠,然后是告訴他們奧格大神還活著,最后,請他們配合朱利安元帥圍城的時候,也別光圍著,抽時間勸勸西科城主,早點投降,給自己留條后路,署名,就是卡羅·娜·丹克,獸人的安卡。

    我把兩封信封在一起,以便讓朱利安收到后,轉交給獸人,這樣獸人也會很痛快的幫朱利安,正在打繩結……

    “想不到你竟然還是獸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安卡。”米拉王后突然冒了出來,我的小心臟啊……

    “米拉王后,人嚇人,嚇死人啊。”我捂著胸口說道。

    米拉王后抱歉的笑了笑:“你知道我為什么總是隱去身形吧?”

    “知道,你是死靈魔法師,這么做是為了吸取生氣。”我揉著胸口說:“你自己會也就算了,還交給我妻子朱莉,真是的。”

    米拉王后笑著點點頭:“看來你知道的確實很多。”

    “我們兩個世界,是平行世界,看似相同,但有時候也有不一樣的地方,你要是拿這些事核實我是不是200年后的人,我還真不敢保證我都能說對。”我笑著說。

    “并非是核實你,你是精靈王,我能感覺的到。”米拉王后說道:“我聽植物們說,你來是為了等……”

    “哦,艾爾莎。”我愣了一下:“瞧,這就是個不太一樣的地方了。”

    “我聽說卡露拉的事情了,你知道精靈王為何總是背叛我吧?”米拉有些憤恨的問道。

    “知道,我能解決你們的問題,但實話實說,我不知道該不該這么做。”我笑著說:“要是這么做了,可能導致艾爾莎、歐格雅都不會出生,說不定還會影響到阿比蓋爾。”

    “這些都是他的私生女?一個男孩都沒有?”米拉問道。

    我點點頭:“全是女孩,哦,阿比蓋爾是你們倆親生的。”

    “也是你的妻子?”米拉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唉,不是,她真的不是。”我笑著說:“我的妻子中,就兩位是精靈族混血,歐格雅和艾爾莎。”

    “還是跟我說說你那時候的事吧,雖然各有不同,也可以做個參考。”米拉王后說道:“我也可以幫你一下。”

    她伸手指著信件,我愣了一下,遞給她,米拉王后抽出給先知的那一封,施加了一個魔法標記,然后遞給我:“這樣更有可信度。”

    “哦,多謝了,請稍等。”我笑著把信遞給門口等候著的馬魯丁:“送到朱利安元帥手上。”

    “是,一定送到!”馬魯丁立刻將我的和他自己的分別交給兩名騎兵,讓他們分別去送,原來這20來個騎兵,就是信差啊,也對,來往公文,不能總靠信隼,用羊皮紙隨便寫封信,就有一斤重,信隼是快,但不是貨運飛機。

    回到警衛室,我笑著給米拉王后說了萬王之城、紫花蟲、歐格雅、艾爾莎、奧格·李姆等等。

    米拉王后似乎更愿意聽,她和精靈王的私事,可我總不能告訴她,你們兩口子復合后,天天晚上擾得全城雞犬不寧吧。

    米拉王后最后心滿意足的點點頭:“如此就好辦了,這家伙并不是天性薄情,我讓植物們給他傳信,讓他過來就是了,躲也不能躲我一輩子。”

    我苦笑了一下,你們兩口子見了面,趕緊回精靈森林吧,不然我這晚上就該組織打狼隊了。

    米拉王后想了想,掏出一個小樹葉包,精靈族不管包什么似乎都喜歡用葉子:“你把這個送給你艾爾莎吧,那孩子也是苦命。”

    “哦,好的,這是什么?”我笑著接了過來。

    “一種我調和的藥膏,她只要抹在耳內和胸口,就能恢復她的魔法。”米拉王后說道。

    “太謝謝了,我想艾爾莎一定會高興地。”我笑著說:“對了,安德麗雅……”

    米拉王后一聽,就皺起了眉頭:“該死的家伙。”

    “啊?”我愣了,至于恨成這樣?算了我還是別說了。

    “哦,你誤會了,我說的是我丈夫優艾美利克,我們精靈族,大部分都是魔精靈和木精靈的后代,他跟人類結合,那女人誕下安德麗雅前,就嫁給了人類國王,優艾美利克既不知道,也沒機會給安德麗雅施加精靈族的守護咒,那孩子沒有精靈族的魂性,卻有精靈族的血脈,這就導致她體內的某種木精靈的魔法出現混亂,她的壽命跟人類一樣,但是對異性有幻術效果的吸引力,那是一種魅惑術,我去施加守護咒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不過那孩子只要嫁了人,就沒事了。”米拉王后說道。

    我點點頭,盡快告訴小史,讓那兩口子洞房。

    “安妮……”

    米拉王后笑了起來:“你放心,我會把她當自己女兒的,等優艾美利克來了,我就帶她回精靈森林,想不到你竟然忍得住。”

    我笑了笑,摸索著拇指說:“5位妻子了,再加怕是都會傷心,尤其是朱莉,這對她很不公平了。”

    “念魂術?”米拉王后看著我的拇指說:“這算是對自己的懲罰嗎?”

    我點了點頭:“是啊,不過好像失效了。”

    米拉王后搖搖頭:“不,她就在附近。”

    “啊?真的?”我驚呆了:“朱莉就在附近?”

    “是啊,念魂術不會失效的,哦,我知道了,她雖然在這附近,但她是在200后,你看不到她。”米拉王后說道:“念魂術是地域性魔法,與時間無關。”

    “這樣啊。”我笑了起來,也不錯,雖然是100年的等待,但她就在這里,她就站在樹林前的營地那,等著我……

    米拉王后笑了笑:“100年很快的,并沒有你想的那么漫長。”

    我嘆了口氣:“但愿如此,不過我任務也很重。”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达人3单机版全免费 时时彩开奖到几点结束 长荣慧国际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今天开奖 甘肃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下载 江苏11选5中奖表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湖北11选5专家预测 上海时时乐杀号定胆 博彩网去澳门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走 彩经网河北快三走势图 鸿运信投配资 幸运农场计划 500彩票app官方下载